美食的诱惑

1

上午8:00,金色大厅,出名作家欧亚微小姐的售书答谢会。

大厅内,所有人都围在台下,等着大文豪的到来。这时,只见欧亚微穿着一身洁白的蕾丝紧身裙,手中拿着一枝高脚杯,杯中血紫色的液体令人浮想联翩。乌黑随和的头发,白皙的皮层,像极了童话中的公主。在人们的簇拥下,欧亚微不紧不慢的走上了台,在麦克(Mike)(麦克)风前站定,并用手扶了扶了话筒,轻启朱唇:“感谢我们的降临,我能有前些天这么的完成也都是靠我们的帮衬。也盼望将来的搭档越来越顺风,再度谢谢我们。”说完,欧亚微举起了手中的酒杯,台下的众人也举起了酒杯,同时一饮而尽。杯中猩粉色的液体刹那间没了踪影。

就是说售书答谢会,其实但是就是业内人士的微型聚会。无非就是吃吃喝喝,无需他这一个“操刀人”在场。所以欧亚微便借故离开了。就在欧亚微转身离开时,耳中传入了一丝丝不愉快的对话:

女1:“嘁,拽什么拽啊!不就是销售量再改进高嘛,还真当自己成作家了!看看他分外样子!”

女2:“就是呀!也不清楚现在的人都怎么了,喜欢看她写的那么变态的玩意儿。真是一群变态!“就是,一群变态!”女1也附和道。

欧亚微摇了摇头,毕竟那样的事情每一日都会发生,说他欧亚微变态恶心的又岂止这五个妇女。欧亚微对此并不曾感觉抑郁,很平凡的距离了。

欧亚微驱车回到了家里,洗了澡,蜷缩在不得不容纳下一个人的沙发里。双手抱膝。“嗯,仍旧没有安全感吗?这要肿么办吧?”是一个男人,声音很和气。“每天都写这么变态的故事,总是会令人害怕的吗。更何况,八岁这年经历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的。”这是一个才女,声音里有点无奈,但更多的类似是心痛。

听见异常女人关系八岁的政工,欧亚微猛地抬起了头,环顾四周,并从未发现刚刚说话的一男一女,她沉沦了尖锐的思辨:刚刚那多少个声音是真正吗?要是是真的有人在这说话,怎么可能没有的这样快?又假使没有人,这恰恰说话的人是何人?难道又是团结估量出来的吗?为何老是都只是自己能听到?八岁的工作……欧亚微陷入了考虑。

2

八岁,正是躲在老人家的怀中撒娇的年龄,小亚微也是千篇一律。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,一家人决定去游玩场玩。小亚微的阿爸是一名商户,生意做得很大,一年在家的时光很有限。婶婶是一名资深的设计师,在圣保罗有一家自己的工作室,几乎很少待在国内。所以小亚微对本次全家的观光期待已久。游乐场里的享有游乐设备,似乎在大人的陪同下,都洋溢了吸重力。小亚微纵情的跑,纵情的跳,像极了脱缰的小野马。跟在身后的亚微父母,看到男女这么心潮澎湃也快乐的笑了。欢乐的时节总是过得很快,一下午的日子就那样过去了,虽然小亚微非凡舍不得离开,不过因为有家长的伴随,她仍旧允许了。一家三口坐在车里,谈谈笑笑,向家的主旋律驱去。殊不知正有惊人的生死存亡在等着他俩。

几分钟未来,车子停在了一所房子面前,多少人走下了车。就在他们要进门的这刹那间,欧父和欧母被人袭到在地,小亚微看着站在门口、脸上还有鲜血的人,吓得昏了过去。等小亚微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,眼前是心里被捅了一刀的姑丈,看样子已经过世了有一段时间了。小亚微强忍着内心的悲壮,看了看躺在茶几上的亲娘,看见他起伏的胸口,她通晓二姑还尚无死。小亚微努力的让祥和平静下来,或许是因为家长长日子不在身边的由来,她总是能很快的操纵好团结的心思,她了解自己相应坚强。这时,一个男人走了进入,他换了身行头,脸上的血也洗掉了,诡笑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恐怖。

男人握着闪着寒光的手术刀,不紧不慢的走向欧母,小亚微不明了这些男人要做些什么只可以默默地看着,她努力的安静自己,但是眼里的泪花却仍旧流了出去。这一个男人朝着小亚微笑了笑,逐渐的用手术刀划过欧母的脸孔、颈部,继续向欧母的肚子划去,然后猛地插了进来。鲜血喷涌而出,溅在了老公的面颊,这笑容更加奇怪。“不要啊!”小亚微一声尖叫,眼神空洞,她理解自己不能够昏过去,她要铭记在心前日所发出的作业!她要让前几日所暴发的业务回报到这多少个男人的随身!小亚微使劲的掐着自己手臂上的肉来让投机清醒。

爱人拿着曾经甩手的两条大腿走进了厨房,他把大腿放在案板上,用刀小心翼翼的割下内侧的肉,转身又在底部锅里倒上油,等油热了才逐渐的将肉放进去。男人仔细的查看着,小心的典范像是在比较一件特别难能可贵的艺术品。不大一会儿,一种说不出来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,男人贪婪的秋波扫过锅里的人肉,似乎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他拿出已经擦拭好的盘子,把煎好的肉放了进去,还不行认真的装饰了弹指间。他端起盘子向小亚微走了过去,“要尝尝吗?味道不过很正确的呦!人肉的意味就像小牛肉,尤其是腿部部分的肉,煎了后来真是松嫩可口。若是再配上一杯干白,听着沁人心脾的音乐,这感觉真是好极了!”说完就径自坐在餐桌上,品尝着那世间美味,他用叉子叉了一块肉送向小亚微的嘴里,小亚微的头都要摇掉了,但要么没有回避,伴随着泪水,在男人的暴力动作下,她吃了下来!她吃了友好姨妈的肉!随即小亚微昏死了千古,在迷茫间她望见丈夫依旧拨打了报警电话……

新能源车,醒来时,小亚微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,眼泪决堤,她忍不了住了!她怎么能忍住!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,自己还吃了大姨的肉!警察正在和医务卫生人员研究小亚微的图景,并不曾人发现被子下攥得环环相扣的拳头。她发誓一定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!之后警察的题材小亚微没有回复,她只是坐在床上流泪。医师说这是受了很大刺激之后的正规反应,毕竟他依旧一个只有八岁的子女。因为尚未头脑那件案件被按照悬案压制了下来,小亚微也因为没有另外亲戚而被送去了孤儿院。在孤儿院里,小亚微就不曾再张嘴说过一句话。而也就是从那未来,欧亚微总能听见有人在开口,还连连一个,尤其是在一个人的时候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