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色下铿锵玫瑰

简介:她仰着脸,用发颤的音响说道:“先生,求您,救救我。”
他息争,笑容邪魅而吸引:“救你,有哪些好处?”
她把心一横:“我有些都给你!” “好,成交。”
轻易将他扔在床上,声音沙哑得可怕:“女子,
你忘记您说过怎么话了,你说,你有些都给我!”
她伏乞:“不,那不蕴涵我自己……” “但是我要的,唯有你……”

第1章 先生,救救我

加维斯汀大酒馆的华丽包间里,夏紫墨被一群人灌得晕晕乎乎,连眼前有些许个人都数不清了,却依然不忘从包里拿出他的设计稿。

“张总,那是我们的设计稿,您看看有没有趣味投资大家企业。”

四十多岁的光头男人,看都没看一眼那几张五颜六色的设计稿就扔到一面去,一双色眼笑眯眯地望着,喝得两颊酡红的夏紫墨:“夏小姐,看稿不急,来来来,再喝一杯,喝完那杯,大家再谈投资的事情。”

一杯又一杯酒下肚,夏紫墨被灌得彻底趴在桌上了。

某个胖女子与他的臂膀对视一眼,然后笑着跟那个光头的先生说:“张总,我们还有事,就先走了哟。”

张秃子半抱起趴着的夏紫墨,有些急不可待了:“去呢,去吧。”

胖女孩子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说了声:“张总,记得后天签字的作业啊。”

“我不喝了,我不可以喝了……”夏紫墨烂醉如泥,任凭秃顶男人将她搀起,半拖着往外走。

有个服务员过来:“张总,房间早已开好了。”

……

酒店门外一辆银褐色的迈凯伦停在边上,两边的保镖恭敬地站着等候。

“少爷,那是雷氏的资料,您看看。”

爱人修长的手接过,边走边翻了四起,青色的风衣在大旅社大堂绚烂的灯光下,划出优雅尊贵的弧度。

萧条低落的声传出:“十日之内收购它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孩他爸扣了下风衣,修长的腿已迈出大门。

“站住,别跑!”

一个女性的高根鞋,慌乱地踩过寒冷发光的咸宁石地板,火速朝门口奔去。

“站住,别跑!”

身后有人追来。

许是高根鞋踏地的响动太过一语破的杂乱,男人皱起了狼狈的长眉,微微停了下步伐。

就在此刻夏紫墨已经冲了出来,足下的鞋根‘咔擦’一声断了,她以一个极度窘迫的架子摔在了夫君脚下。

眨眼的素养身后的人就追了上去,其中一个穷凶极恶地指着她:“臭女孩子,你敢跑。”

夏紫墨抬头不暇思索地,伸手抱住了面前先生的长腿,她极力保持清醒:“先生,救救我。”

声音很清晰,但有点发抖。

相公回头,看到夜色里灯光下女孩子的手洁白的略微过份。

夏紫墨的长发散乱落在地板上,仰着脸央浼地瞅着夫君,她用发颤的声响再说了两回:“先生,求求你,救救我。”

东方辰能感觉到到女性抱着她腿的手都在颤抖,她穿着紫色的波浪裙,后叉处微微表露洁白匀称的小腿。

不确定对方的身份,追上来的人不敢冒然上去抢人。

倒是东方辰的管家,知道他家少爷不欣赏陌生人的触碰,正欲上前撵开夏紫墨。

东方辰抬了入手,然后蹲下身去,看着地上窘迫的夏紫墨,性感的唇角勾起一丝赏心悦目的笑容:“救你?有何便宜?”

“你要什么?”许是害怕,夏紫墨又无形中地抱紧了些,她不可以放手,一松开她的人生就会万劫不复。

东方辰低落的鸣响像来自鬼世界的引发:“你有哪些?”

抓着她的手再度紧了些,她宛如是把心一横:“我有些都给你!”

“成交,”东方辰笑得邪魅,还打了个响指,伸手抱起地上的女孩子。

那群追来的人不可能望着她把人引导,指着东方辰:“站住,把人放下。”

“兰胤,交给你了。”

东方辰冷冷丢下一句话,抱着夏紫墨大步走了。

车门关上,巴博斯走了。

东方辰低头看着怀中的女生,黑发柔软,眉眼深黑,脸颊是醉酒后的媚态,许是向来绷着的觉察放松了,她不知是睡了千古,如故晕了苏醒。

他的身躯很小很软,就如抱着也是一种享受,东方辰突然有种那样的想法。

都市的长街彩色霓虹,华光流彩,东方辰看着窗外川流不息一路远去,忽然感觉怀里的小手抓了下她的胸口。

低头观望他的脸孔越来越红,身子软软地扭转着,呼吸也有些急促。

“该死!”东方辰低低地咒骂一句:“他们给你吃了哪些。”

夏紫墨喝得不止是酒,那多少个光头男人把他扔在床上之后,为了让今夜更好玩些,还给她喂了某些其他东西。

可也正是那碗加了其余东西的水,让夏紫墨清醒了些,拼命逃了出去。

“开快点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农妇的手直接乱动,黄色公主裙下的体形起伏玲珑,酡红白嫩的脸蛋儿蹭着他的胸口。

“该死!”东方辰又骂了一句,不知他骂什么,他稍微燥热地拉了下领带,心跳莫名加快起来。

怎么的家庭妇女他没看过,却从没有过这么的感到。

车驶进了一座豪华的别墅内。

东方辰喘着气将夏紫墨抱上楼,扔在了大床上。

夏紫墨醉眼迷蒙,她牢牢双手,无意识地翻转身体。

“紫轩……”类似于嘤/咛的响动,从她的红唇发出。

东方辰看得吞了下喉头,他烦燥地扔了凤衣,解了领带。

正当他想一走了之时,夏紫墨瞧着床头穿着皑皑西服迷迷蒙蒙的人影又叫了声:“紫轩……”

总的来看她要走了,她还伸出手去:“紫轩……不要走……不要走……”

“该死!”东方辰一脚踢飞了椅子,再一次拉了下松松跨跨的领带,明明没有东西束着她了,为什么依旧深感嗓子紧得喘不过气来。

“我有的,都给你……”

耳边似乎响起女子说过的话,东方辰魔征一样走向那张大床,他是个不放纵却也不控制的人,想要,就要。

强壮火热的身体压了上去,他说:“女孩子,你协调说的,你有些,都给我……”

……

第二日早上。

不行好听的鸟鸣在户外欢乐地叫着,还在梦中的夏紫墨心想,她家什么时候能听见鸟叫声了。

他稍微不舒适地转了个身,睁开眼,入目标是一个男人精致到健全的45度侧脸。

肉眼继续往上看,房内是大方的欧式装修,一幅澳大利亚壁画挂在墙上。

“啊……”高分贝尖叫响彻那栋欧式城堡。

东方辰被震醒。

“女生别叫!”

“你叫什么啊,这么快就忘了吗,那自己帮你回想纪念,”东方辰翻身再一次压住夏紫墨。

很想获得,他觉得她会惊呼,会大哭,可他尖叫过后却怎么都没做,只是裹着床单呆呆地坐在地上靠着床角。

以至于东方辰从浴室出来她还保持着这么些姿势。

东方辰冷眼望着她,擦头发的架势帅气而魅惑,他来看床上的一抹灰色,很有成就感地笑了下,极其耀眼而灿烂。

只是夏紫墨如故眼皮都没抬一下,她应该是回想明儿早上的事务了。

明早她带着设计稿出席投资人的宴席,不想却被人卖了,还被下了药,然后在那边失了清白。

东方辰擦干身上的水,穿上一件白衬衫,将手上的浴巾扔到夏紫墨身上,说道:“洗干净之后下来。”

然后她就走了。

夏紫墨起身一瘸一拐去了浴室。

《夜色下铿锵玫瑰*》*新能源车,*已经在【人生小说】连载完,回复书号:20095,阅读全文。***

***第2章 夏家三千金


哗哗水声,镜中她全身青紫,满身都是丰裕男人的味道。

洗好之后,出来看到床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裙。

她从没矫情,拿起来就穿了,推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老妈子。

“先生请你下去。”女佣机械而有礼貌地协商。

夏紫墨就如对眼前的豪华壮丽视若无睹,呆呆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又回过头问:“那里是哪些地方,你家先生是哪些人。”

夏紫墨扶着旋转楼梯下来时,看到东方辰翘着腿坐在上面,手里拿着什么样事物在瞧着,面前摆着一杯鸡尾酒,还有精致的早餐。

“洗好了,”东方辰微微抬了下边。

夏紫墨拖着脚几下就过去,将他手里的事物抢了回复:“不许你看本身的东西!”

东方辰没有发火反倒笑了下:“你画的?还不易。”

他看得正是夏紫墨的设计稿,边上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丢在酒楼的包。

夏紫墨走去拿过包将安排稿放了进去。

东方辰看到她受伤的脚皱了下眉,望向一边的奴婢:“去找个医务卫生人员过来。”说罢端起高脚杯,优雅地啜了口。

包里的钱包,证件都还在,那男人将他带走之后,连她的事物也联合带来了。

夏紫墨放好设计稿,看了眼东方辰:“东方先生,谢谢你救了自身,我该走了。”

说罢拖着脚就走。

东方辰笑了下,瞧着她的背影,深色的仙子直筒裙,长发披肩,身形柔美,并不曾因为脚的缘由而减弱半份美感。

的确很养眼,东方辰不得不认同,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。

夏紫墨走出来后,管家兰胤上前,像机械一样起头申报:“少爷,她叫夏紫墨,24岁,是个服装设计师,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原本是咸阳夏家的三千金,留过洋,但是在两年前他与她三姨都被赶出了夏家,她大姑有心脏病,每个月都急需昂扬的医药费。”

“德阳夏家的三千金……”东方辰精晓地笑了下,难怪她随身有种特殊的高雅气质,看到这么豪华的城堡,不像其她女孩子同样满眼都是感叹与钦羡。

东方辰点了只雪茄:“那您有没有查到夏家为啥容不下她们母女。”

“据说是发现了他毫不夏家血脉,所以……”

东方辰吐了口烟:“兰胤,猜猜她走到哪了。”

那城堡大得越发,保镖遍地可知,夏紫墨瘸着脚走,何人也不问。

从未有过人拦他,就这么眼睁睁瞅着他出了大门。

但是出了门的夏紫墨立刻就明白为什么没人拦他了。

城堡建在山顶上,即便有坦途下去,可即使他脚非凡的也要走到中午,更何况他脚还受伤了,只怕走到夜幕低垂也走不下来,这种地点是不会有出租车的。

夏紫墨很领悟自己的场所,矫情只会死得快,她叹了口气,坐在了路边晒太阳。

日光照在身上很暖,夏紫陌又叹了口气,她就算已不是什么千金了,可要放下身段回去找那么些男人,如故有点难。

正当她想起身,一个女婿修长的人影从大门里走了出去。

她穿着银粉黑色的合体西装,发型阳光帅气,五官深邃而浪漫,那一个男人是那般的英俊美观,他的双眼像宝石一样灿烂,站在那里,连阳光都没他耀眼。

夏紫墨移开眼,东方辰俯下身,宝石一样的双眼带着清浅的笑意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“东方先生,能不可能派辆车送自己下山,我会,我会感激你的,”夏紫墨实在想不出自己会怎么样,只可以说出感激你多个字。

“抱歉,我不必要你的感激。”东方辰神情倨傲。

要么有种自取其辱的觉得,夏紫墨收回目光,渐渐起身,她相信再难也走得下来。

唯独还没等她迈出一步,身形一空,她就被东方辰抱了起来,抱着往回走。

“干什么,放开我!”

夏紫墨下发现地挣开他却被越抱越紧了。

固然失身于这么些男人,但夏紫墨毕竟没有与先生那样恩爱接触过,扭着脸相当局促不安。

东方辰低头望着她的不安,唇角不自觉勾起笑,她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原始的红晕,长发柔软散在他胸前。

柔软地在他心上撩拔了一晃。

恐怕真正抱得太紧,夏紫墨忍不住推了他时而:“不要靠自己那样近。”

“那就叫近?”东方辰靠近他的头,愛眛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:“今儿晚上我们才叫近,近到负距离。”

夏紫墨来不及脸红就被扔上了沙发。

东方辰喝完杯里剩余的利口酒,拿起桌上的无绳电话机:“等您脚好了上下一心走下去,我有事要出来一趟,你有怎么着要求可以跟兰胤讲。”

听着车子发动的响声,夏紫墨忍不住在心头低骂一声,明明要出去,却不肯捎上他,那男人究竟怎样意思。

管家兰胤给她找来了家庭医师,脚上肿起来好高,擦了点药酒,按摩了一下,医师嘱咐她可以适度走走,但不可以过度。

“夏小姐,请问你要求吃点什么。”

“给自己一杯牛奶吧,谢谢。”

夏紫墨端着牛奶喝了口。

一旁的奴婢,还有这些叫兰胤的管家都像机械一样站立在一侧。

市值几千万的克莱斯勒跑车停下,东方辰一下来就被一帮记者包围了。

保镖走在面前,东方辰戴起了一幅墨镜遮住了她这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。

“东方先生,听说你要收购雷氏那是真正吗?”

“东方先生,作为擎苍公司的后来人,请问你本次回国是打算将擎苍总部设立在Z市呢?”

……

像西方皇城一样的大厅里,墙上用水粉画了一幅壁画。

是艾达(Ada)m和夏娃,中间有天使在飞,还有他们的伊甸园,夏紫墨站着看了很久,她笑着说:“那是……天堂。”

“夏小姐说得真对,少爷也说那幅画叫作‘天堂’,那座城堡也叫‘天堂’。”

既然还不可以走,夏紫墨卓殊诚垦地问兰胤管家要了一间房休息,今儿早上睡的那间房是东方辰的,她不想再回来。

房内夏紫墨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喂,二姑,是自身,您前日倍感怎么样,还好吗。”

“好,大姑很好,紫墨啊,你前些天怎么没有来探望婶婶。”

“岳母,我在赶设计稿,昨日去看您,您把电话给刘医生行吗。”

东方辰早早就回来了,他脱了半袖,松了下领带,问了兰管家一句:“人呢?”

“回少爷,在楼上休息。”

东方辰长腿走到酒架旁,倒了一杯白兰地(BRANDY),忍不住问:“她在此处都做了什么样。”

“回少爷,什么都没做,只是一向望着那幅画,看来夏小姐很喜欢少爷您画的那幅画。”

东头辰解了领带,边走边说:“放水,我要沐浴。”

点击阅读更加多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