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镇枫桥

新能源车,儿时背古诗《枫桥夜泊》,知道此枫桥非彼枫桥,内心也确实心痛了好一阵子。究竟是平流,井大一块天,就觉着宽了去了,现在想起来,哑然失笑,真真是觉得温馨可爱至致。

诸暨人被别人称作为“木陀”,义气为重,傻乎乎地失去利益而不反省。”走出诸暨,来到城市,总以“木陀”来自傲,还时常地冒冒傻气。人以本土为傲,总也是没错,

而枫桥,作为一个有历史文化的古村落,枫桥人却愈发“木陀”一些,憨得纯粹,傻得有样,行得有点喜悦,“木陀”当的稳妥妥。

这一次回家,看到了小镇的更动,非常惊喜。小镇那些年来,变化也有,但跟周围的小镇比,算是原汁原味了。

枫江边沿的私宅

枫桥大庙

古村枫桥,最显赫的是身处镇上和平路的大庙,大庙原名紫薇侯庙,祭奠明清敕封船工杨俨为护国保民紫薇侯而建。

大庙前停满了车

和平路上的大庙

自身独自一人来到大庙,见前方的木栅栏围住,大门前并未一个身影,大门里面有一个老太婆人在洗刷,猜度是还是不是从边门进去。走到边门,蒙受一个小姨,她指点我此前边走,木栅栏没有上锁,能够推入进去,门票很便宜,只要两元。

大庙的入场券

记得中的大庙是随进随出,里面有一个照相馆,还有服装店,游戏厅,借书店,还有别的记不起来的各色店铺,在当时颇为热闹的地方。

大庙坐北朝南,平面长方形,中轴线依次为门厅、戏台、中厅、后厅,两侧有厢房、钟、钟楼、耳房等。

中华的能稚拙匠把尚未钉子的木结构造得如此精密

门厅面阔五间,明、次间抬梁式,稍间穿斗式,单层硬山造。戏台与门厅相连,平面方形。藻井用穹隆斗拱、梁枋。雕刻精美,雍容大度,中厅呈凸字平面,面阔三间二弄,前后屋面勾连,规模宏大。

際北极大帝侯处

来到際紫薇侯处,一鼎高大的香炉立在面前,左右两边各有石凳石桌,那是祭祀北魏敕封船工杨俨为护国保民紫薇侯而建,清爱新觉罗·咸丰年间毁,不久乡里人集资重建。所以大庙原叫紫薇侯庙。

门前的石鼓

大庙的灯

记得中的老木长椅

1939年十月31日,周恩来总理视察赣西防务,到枫桥,在大庙戏台向各界民众作抗日救国讲演。

枫桥大庙规模宏大,造作讲究,结构奇巧,保存完好,是商量民间佛殿建筑的机要东西,同时也享有举足轻重的眷念意义。

枫桥的佳肴

枫桥文明,山多,水多,土肥。

枫桥香榧不过枫桥特产中顶顶响亮的一张名片。香榧是三年成熟的果子,前日收下的果实,得到二〇一八年才能收。

一代种榧百代凉,一年种榧千年香,一棵香榧不经意就足以活上五六世纪,甚至上千年。

长在树上的香榧

同时香榧树长得年岁悠久,树身高大,采摘可不是一件轻松事。还有去皮、晒干、炒制,每一道工序都马虎不得。香榧的价格不菲,可也挡不住诱惑。一颗香脆可口的香榧吃到嘴里,香味从嘴里渗透到全身,好吃,美味。

炒制好的香榧

那可正是最最好吃的坚果了,被称呼“干果皇后”,名副其实,众望所归了。要不然海上道人不会赞叹:“彼美玉山果,粲为金盘食。”

对此家乡,我连连缠缠绵绵,纠缠不断。家乡有根,那种心灵上的空缺,唯有回到乡里,唯有乡情才能治愈。

落叶归根,回到枫桥,我的心会很平静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家乡的氛围得以疗伤,站在枫桥,觉得那天都是投机的,那种具有的感到很好,恋恋不舍。

夕阳余辉,又来到枫江桥上的木桥。桥下的水静静地流着,清澈透明,水面上时时地跃出小白条,前边那些并不高的大坝缓缓地流着声势并不壮观的瀑布,狗的吠叫声此起彼伏。水声,行人低低的私语声和着张扬的狗叫声,和着夕阳,还有早早出去的鹅毛月。

站在桥上,踩着斑驳的桥面,瞧着江边陆陆续续散步的游客,又四遍被邻里的美感动了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