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歌三千追牦牛

前篇说到,他们十几人各自进行着自己的行前备选,有忧虑,也有越多的要紧情切。终于等来了二月30日,便陆续踏上了出发的列车。

不过,水哥却发来消息说自己误车了……

回顾:

欢歌三千追牦牛(一)|
情真意切三百六,缘起骑行一十三
**

欢歌三千追牦牛(二)|
临行情切心欲飞,出发坎坷失利归


紧张的临行气氛

“然后……是或不是被一个红颜捡到了,然后共同赶上了车?”

小平灵机一动,觉得那更可能是一个会有转账的故事,便用一个“然后”把水哥的话接续下来。

即使,彦臣心里也为此闪现了一个令人窃喜的心劲:这可能确实只是水哥的一个笑话。但是,水哥并不曾改口,而满面春风的非凡人是小平。

彦臣的心底咯噔地跳了刹那间,忽然觉得十多个人少了哪个人都不再是一个完好无缺的大军,那种遗憾之情是替水哥,也替他自己。

而对此时的水哥来说,任何安慰话都显示很苍白,任何提出也都着实不易接受。彦臣照旧想抓住最后的只求,就在群里对满怀悲伤的水哥说:

“再冷静想一想,是当真没有主意了,去不成了吧?”

“小平说得对,你可以先找车站想想法子。再更加,也许你可以找黄牛买1号的票,也赶得上大家,买不到票的话就买半程票,上车再补票也行啊!”

“如若沐日没有其余安顿的话,我认为你要么应当来,不然就只会越发懊悔的……”

说完这一个话,彦臣又看了须臾间光阴,距离开车已经仅剩不足四十分钟了,然后又看了一下友好和检票口之间并不算近的相距,便及时抛弃寻找糖葫芦的遐思。

她转身走进身旁的百货商店,胡乱装了一袋子零食,出了商城又看见一家“稻香村”,就问店员胡乱买了一斤多散装糖葫芦之后,然后两肋插刀地直接奔向候车室。

彦臣起先担心自己也会油不过生事故,便不自觉得加快了步子,已经顾不得擦去额头上那不知是急出来的仍然热出来的汗滴了。

过来检票口的时候,彦臣伸手去裤袋里摸身份证和高铁票,他那才幡然发现肯定应该是三张火车票和一个身份证,此刻身份证还在,车票却只剩两张了!

她及时感觉到到一阵头皮屑发紧,又慌慌张张的检查了刹那间,才长舒了一口气,在内心默念道:“老天保佑!”

原本,丢了的那张车票刚刚是现已用过的,而银川来回的两张还都在。他又一再确认了一次才如释重负下来,真不知道是该庆幸,仍然该后怕。在抖落一身冷汗之后,彦臣终于顺遂地检票进站。

初次相会

候车厅里早已经人满为患,彦臣先找到了小弟小超,放下行李之后,便与一年前就认识却尚未看到过的猫猫初次会晤了。

“嗨!”

彦臣挥了挥手,只是表情有一些僵硬,面对那迟到了一年的会师,他也不清楚该说什么样。

猫猫戴着白色棒球帽,帽檐压得有半点低,轻轻抬了弹指间头,同样没有说什么样。

五个人既不像初次见面,又不像久别重逢,只能相互笑笑,算是打过招呼,正式相识了。

尔后,在熙熙攘攘的车厢里,彦臣也规范认识了群聊时寡言、会见时活泼可爱的小点儿,也认识了实诚又随和,还富含一点儿人文情怀的小明。我们在火车上和别人互换了座席,围着一张小桌话起了平凡。

高铁很快就开行了,而五个素不相识的人方可及时打成一片,不得不归功于小超带来的瓜果身上——冬枣和香蕉。固然他即刻并不曾察觉到这种巧合,可是在香蕉配冬枣这些所谓“人生走马灯”的果品组合催化下,那几个车厢一角的气氛很快变得温馨起来,各类桌面游戏也轮番上阵。

宛如春运一般拥挤的列车上,面对二十八个小时的硬座,气氛如此和谐实在是彦臣意料之外的。

趁着高铁西去,夜也逐步深了。可是,彦臣又如既往一样,只要坐在旅行的交通工具上就会不自觉地欢悦起来。反正也平素不怎么困意,彦臣就端着小点儿带来的书随意翻瞧着,把座位让给了一旁一个唯有站票的小哥。我们在个其余位子上左靠右倚,也大致整夜安眠。

多少人中只有猫猫睡觉很轻,诚惶诚惧,从来半睡半醒,只是他一直话不多,也看不出一点儿郁闷。

彦臣惭愧地想到,当初说好的一块吃苦,此刻就如成为了他一人承受,而他却不用艺术。不问可知,他认为,以如此的情景作为旅行的始发并不完美。

但是,陷入愧疚的人连连忘记愧疚那种工作是经不起推敲的,人生就是不可以重新体验、不断流淌的进度,何人能说,重新来过就必将过得比现在好呢?

愧疚是最无用的心情。

峰回路转

在水哥误车之后,那么些出发之夜开首变得令人不太放心。天亮之后,高铁已经驶进西南地区,窗外原本葱葱郁郁的五洲渐渐变得荒凉起来,好像预示着目标地即将触手可及。

这会儿,新加坡的小慧,柏林的大方、新加坡的小灰灰、塞内加尔达喀尔的牙牙和小平也都如愿上车了。那自然是再正常但是的事体,却因为前几日误了车的水哥,使得这个普通事也令人备感到了一丝安慰。

唯独,很快就有了令人尤其安心的音讯——水哥顺遂地买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,即使是站票加坐票的联程票,也可以告慰丢失的那一千块钱和平白逝去的一天沐日。而且,那样一来他也仍可以蒙受我们环太湖的重点行程。用水哥自己的话说,他和西湖的缘分没有尽。

彦臣想,这也是水哥和豪门的姻缘没有尽吧。所以,当你肯定了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往往会有部分东西跳出来阻拦你,可是此时你不可以放松,要顽强地打仗到底。当您克服所有的掣肘之后,就会发觉这种成就感与失败比较简直是一天一地,甚至比一马平川的顺畅越发令人喜欢和满意。

早就规定十多个人都会相聚亚马逊河的时候,彦臣忽然觉得那段旅途就如再度变得明媚起来,固然车窗外向来阴沉沉雾蒙蒙的。彦臣今晚只睡了三七个时辰,不过年已奔三的她仍然欢喜不已,对他来说,那种高光不眠的熬夜之旅至少也是三年之前的事务了。

在各个娱乐的笑声中,旅途目标地也在一点点地靠近。在猫猫带来的辣鸭脖美味中,口腹之欲也博得了极大满意;在小超和小点儿的带来之下,大家一路上都在“冤枉”小明那些纯正的百姓。

就那样,时间在盼望的心思中和立夏的笑声中,像是被压缩了千篇一律,天黑了又亮,过得很快。

西宁,你好

火车破天荒地提前十分钟就进了站,彦臣下车呼吸到沧州的率先口空气的时候,觉得高原的氛围也然则稀松日常。

唯独,当他看到尾部写着“德阳站欢迎您”的霓虹灯时,心理难以被淡化,那种日行千里的感到依然很奇幻。那就是明日的通行工具得以带给人的迷梦感觉,只消数个钟头,天地都换了一个样,好像弹指世界就被更新了。

于是,兴奋不已的大家在站台上预留了许昌的首先张合影,完全看不出一天一夜硬座的惨痛。

出了站台,彦臣看了一晃日子,距离二嫂小慧到站也只剩下半个钟头左右了。二妹因为工作的缘由没能赶上和大部队同行,她这一路上孤单的硬座并不舒适,还眼巴巴地望着其余人玩得开心,心里的爱护和遗憾,都在发给大家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来。所以,彦臣便临时改了主意,叫其余人先走一步,他留下来接站。

当二姐走出验票闸机和表哥彦臣会晤的时候,也禁不住春风得意地笑了,她感到到联合的折腾终于终止,从此时始发就是新的篇章了。

赶来预约的青旅放行李时,彦臣看到了二零一八年国庆伙同骑车的蜗牛,还有他爽朗的笑容。然后,彦臣决定按布置,马上跑步十英里,一是为了感受镇江的环境,二是为着补上今日的晨跑,三是权当庆祝明日的“十·一国庆节”。

湖州的晴朗午后有点晒,在高铁站前湟水河畔有一条绝佳的跑道,可是那十英里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。为了保全和在京都平等五分钟的配速,彦臣不得不大口大口地深呼吸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却仍旧认为费事。

就职之后滴水未进的彦臣,不到五公里就觉得到人体慵懒了,还陪同着如火一般的口干舌燥。十英里跑完的时候,大汗淋漓喘气吁吁的彦臣,彻底筋疲力竭了,而那还只是两千多米的小高原。固然如此很累,彦臣打心眼里依旧感谢自己有那样的感想,毕竟真真切切的体验是金玉的。

只是她却忍不住想到两日之后的出行,那段旅途会不会和沙场面区比较也是天壤之别,不了然大家仍能如故不能“高歌三千”……

(欲知后事,第四章再见)——望月尘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