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 活 的 馈 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

从小到大前,在西区上班,公共交通车上职员爆满且班次极少,天天站2个半钟头,腰酸膝盖疼,还二5日三头挨踩,郁闷极了。

通过泰州路转角时,看到一个老人在打太极,那一推一收的招式熟悉流畅,吸引了累累人,可是看呆芸芸众生的是:那老人身穿环境卫生工人的行李装运!

天未亮就从头清扫大街,途中累了就打会儿拳缓解一下。

那抹橘栗褐,就成了清晨最靓丽的一道景象,就像清新着各种烦躁的人的心中。

新能源车,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二)

也是过多年前,外出干活路过一片都市村庄。那是1个天寒地冻的冬季,非常冰冷。匆匆的劳作,匆匆的离开,因为类似清晨,饥寒交迫。

不以千里为远观察3个先生,拉着一大车煤球吃力地前行,穿的工作服大约看不出本色,全身都是黑乎乎的一团。

走着走着,差不离是累了,把车往路边靠了靠,停下来。找出包里的饼子吃了几口,拿出水杯喝了几口水,然后放大嗓子,有滋有味地唱起了《朝阳沟》:走一道岭来~翻过一架山…..山沟里空气好~实在新鲜……

本人不懂戏,但只觉得那声调起起伏伏的,真地道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三)

还察看过:走路上班的闺女扶起摔倒的小女孩儿,与小孩玩游戏、唱儿歌逗耍一会儿,又急连忙忙赶路的;坐着轮椅的大姨子,跟着合唱队的同伴们共同演练发声的;七十多岁的老大妈背着“书包”去老年高校教学的……

生存中,四处有股向上的力量。

那全是生存的赋予和捐献赠送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